昨日,雒永成稱,《保證擔保借款合同》上的保證人欄簽名不是自己簽的 華商報記者 丁瑜 攝
  華商報寶雞訊(記者丁瑜)身家千萬的鳳翔縣富豪雒永成,今年3月其子突發疾病,在轉往西安搶救付費取款時,他發現手裡存有15萬元的信合卡已被“凍結”,無法及時取出醫葯費,兒子也不幸去世。事後雒永成發現凍結原因是10餘年前信用社把關不嚴,借款人偽造自己筆跡貸款未還導致。
  昨日,鳳翔縣農村信用社稱不存在違規。目前,寶雞銀監分局、鳳翔縣紀委已介入調查此事。
  兒子突發疾病信合卡莫名被凍結
  昨日,40多歲的雒永成說,今年3月26日下午,他22歲的兒子突發疾病被送往鳳翔縣醫院救治。次日凌晨2時許,轉院至西安某醫院。雒永成說,當時心想兒子的病情並不嚴重,於是臨走時他僅僅攜帶了一張存有15萬元的陝西信合富秦卡。到達西安的醫院後,雒永成的兒子先是住進了普通病房。但由於病情突然加重,需轉往ICU重症監護室搶救,得繳納6萬元費用,然而在醫院樓下自動取款機取款時,錢卻取不出來。起初他以為是信合卡不能聯網所致,就急忙聯繫親朋好友從寶雞送錢到西安。
  “錢送來時,重症監護室已被其他病人占用,兒子最終不幸去世。”昨日雒永成難過地說,他多年拼搏也算事業有成,資產也達到數千萬元,卻因“卡裡沒錢”沒能救回兒子的命。
  採訪中,華商報記者瞭解到,雒永成在當地開有數家廠子,家底比較殷實。
  “兒子今年才22歲,剛剛大學畢業不久,沒想到就這樣離開了人世。”雒永成說,4月7日,料理完兒子的後事,他因傷心過度身體出現不適,準備前往醫院看病,當他再次拿著那張信合卡前往鳳翔縣農村信用社取款時,發現卡已被凍結,他被拉入了銀行系統的黑名單。對此,信用社櫃員表示,可能是雒永成之前給他人做過擔保借款人未還款導致。
  當事人名下莫名多出21500元貸款擔保
  4月21日,雒永成出院後再次前往鳳翔縣農村信用合作聯社瞭解真相,信用社方面出具了一份《保證擔保借款合同》顯示,2001年4月26日借款人雒新田向鳳翔縣田家莊信用社借款21500元,借款期限至2002年4月26日,擔保人為雒永成,並附有簽名,經辦人客戶經理楊黎軍。
  “這就不是我的簽名。”昨日,雒永成說,他的這張富秦卡已經辦了很長時間,並極力否認借款合同上擔保人一欄的簽名是自己的筆跡。雒永成說,當時他要求鑒定簽名的真偽未果,並且從該借款合同簽訂至今,這張信合卡大約有700多萬元資金流動,這期間卡片使用正常,信用社方面從未催要這筆他“擔保”的21500元貸款。
  昨日,雒永成說,4月22日,他向陝西信合方面投訴後,鳳翔縣農村信用社領導當天就和他進行了溝通,並提出給予5000元的賠償。但賠償方案遭雒永成拒絕。
  4月28日,雒永成繼續來到鳳翔縣農村信用社討要說法,信用社紀檢組的人稱,雒新田現已還清,正在對雒永成的賬號進行“解凍”,並刪除賬號原始記錄。
  “我當時認為他們在有爭議的情況下,刪除原始記錄的行為不妥,自己制止也未成功。”雒永成說,要不是卡被凍結,或許兒子會被搶救回來,哪怕是植物人,自己也願意養他一輩子,但現在他只能通過腦子裡的記憶回想兒子的音容笑貌。“我不明白,為啥偏偏在我給兒子治病時銀行卡被凍結了?”
  寶雞銀監分局、鳳翔縣紀委已介入調查此事
  昨日下午,華商報記者來到鳳翔縣農村信用合作聯社,該社黨辦主任稱,信用社只是把雒永成拉入“黑名單”,所以不存在違規。當華商報記者一連拋出合同簽字是否真實;信用社有無權利凍結用戶錢款;為何刪除原始記錄等問題後。該黨辦主任轉身離開,避而不談。隨後,華商報記者在該社等待的兩個小時里,未見有任何人就此事做出回應。
  簽字是否存假?華商報記者從知情人手中拿到一份今年5月22日該社內部關於此事的通報決定,通報指出簽字與本人簽字樣本差異明顯,屬他人代簽,借款逾期12年無催收資料,並對現任信用社主任鄭潤緒停職檢查,主管客戶經理鄭文久予以停崗。對此,陝西新際律師事務所律師陳德勝說,根據相關法律規定,簽訂擔保合同必須擔保人親自到達現場,在三方見證的情況下,簽訂擔保合同,此信用社明知擔保人不在現場,又未告知擔保人,屬違法無效擔保。
  昨日下午,華商報記者瞭解到,寶雞銀監分局、鳳翔縣紀委已介入調查此事。
  (原標題:兒子重病急需救命錢 千萬富翁卡上15萬刷不出(圖))
創作者介紹

Dance lee

wt87wtjtkx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