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月24日-29日,上合組織框架下的和平使命——2014軍事演習在中國內蒙古的朱日和訓練基地舉行,此次軍演是2005年以來規模最大、裝備水平最高的一次演習。作為東道國,中國試圖將上合框架下的安全推到一個更高的水平,可以預見未來“和平使命”這一多邊軍事演習將成為上合組織制度化的重要支柱。
  本次演習的主要科目依然是反恐,恐怖主義是上合組織成員國面臨的共同問題。美國撤出阿富汗之後,中亞地區將會出現一個權力真空,加上歐亞大陸西端動蕩不安,恐怖主義已經成為從中東到中亞地區“動蕩弧”的主要混亂因素。“和平使命”的多邊軍演再次重整,並引起世人的廣泛關註,一個重要原因是俄羅斯與歐盟、美國關係降至冰點,烏克蘭危機使美俄處於劍拔弩張的程度。很多人將此次軍演視為中俄接近或者俄羅斯東向的一個標誌,但此番軍演並非局限於此。
  中國當下正在進行新一輪軍事改革,國家主席習近平提出“能打仗、打勝仗”的目標,一切從實戰出發,提高軍隊的作戰能力,中國軍隊舉行的一系列軍演更貼近實戰。“和平使命”的多邊軍演也是中國軍隊提高實戰能力的一次機會,而經過多輪聯合軍演之後,“和平使命”也逐漸減少了“演戲”的成分。
  安全合作是推動上合組織轉型和走向成熟的關鍵一環,上合組織從勘定邊界開始建立信任,現在到了重新設定目標和再出發的時候了。任何一個多邊機制都需要核心的議題,也需要核心國家提供資源保障。中國和俄羅斯是上合組織的核心成員國,上合組織的發展程度取決於兩國的互信水平。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訪俄期間參觀了俄軍方的作戰指揮中心,而今年中俄聯合軍演組成混編艦隊,都意味著中俄軍事互信已經到了相當的水準。上合組織也是歐亞大陸東端最主要的安全合作機制,也是保障地區和平的一塊基石。
  冷戰結束之後,國家之間的戰爭已經不常見,而國家內部因種族、宗教以及恐怖主義而引起的震蕩成為主要的威脅。此次軍演更貼近反恐戰爭的“實踐”,比如派出了特種部隊、 增加了巷戰等科目。此次軍演也推動了上合組織在更高層次上的協調與合作,比如成立了參演五國的參謀長聯席會議,已經超越了軍演的戰術科目本身,而是在國家層級上的協調,這也預示著未來上合組織安全合作的新方向。
  歐亞大陸是國際政治的主要舞臺。最近幾年,歐亞大陸西端可謂烽煙四起,尤其是伊拉克出現的ISIS意味著恐怖主義成為地區震蕩的誘因,也標志著新一輪的恐怖主義、極端主義正在複蘇。上合組織強化安全合作意在扎緊籬笆牆,遏制恐怖主義在歐亞大陸東端的活動。作為大國,中俄有必要提供“公共品”,既要捍衛本國安全,也要為地區提供安全框架,常態化的軍事演習就是一個很好的途徑。在大國無戰爭的情況下,軍事演習就成為顯示多邊互信的象徵。
  歐亞大陸也是大國政治博弈的舞臺,當前歐亞大陸地緣政治進入活躍期,美國回歸亞太,強化了與東亞軍事盟國的軍事演習,因烏克蘭危機對俄羅斯加大製裁力度。可以說美國從東亞兩端的擠壓使上合組織的多邊軍事演習就有了更大的戰略意義,說是中美俄三大國的暗中較勁也不為過。至於說這是中俄接近或者俄羅斯東向的標誌,可能有些言過其實。首先中俄兩國多次重申不結盟,而上合組織也堅持不針對第三方的原則,俄羅斯並不能依靠上合組織來對沖烏克蘭危機帶來的壓力。對俄羅斯而言,烏克蘭危機帶來的壓力需要普京直接面對,“和平使命”的軍演恐怕助益不大。
  上合組織主要是一個地區性的多邊合作框架,首先要滿足成員國的核心訴求,穩定歐亞大陸東端,使之成為一個和平的半島,將來自中東的動蕩堵在門外。為達成這一目標,中國發揮主場優勢,再次為“和平使命”註入動力,也是為和平做貢獻。
  孫興傑(吉林學者)  (原標題:和平使命,上合再出發)
創作者介紹

Dance lee

wt87wtjtkx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